企业快讯
集团要闻
时政要闻

集团成员
您的位置:
吴晓求:资本市场不能看作融资延伸 是财富管理资产池

  

  【线索征集令!】你吐槽,我倾听;您爆料,我报道!在这里,我们将回应你的诉求,正视你的无奈。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,欢迎广大网友积极“倾诉与吐槽”!爆料联系邮箱:

 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、副校长吴晓求指出,传统理念上对资本市场的理解有重大偏差。“我们始终把资本市场理解成一个融资的市场,是传统商业银行融资功能的逻辑延伸。事实上不是的,资本市场已经不仅是融资功能的市场延伸,是开创了一个新的功能—财富管理。”

  2018年12月28日,2018中国金融学会学术年会暨中国金融论坛年会在北京举行。在“高质量发展与金融供给侧改革:逻辑与制度设计”主题研讨中,吴晓求,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彭文生,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,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共同参与研讨。

  中国的金融要把握它内在的规律,推动中国金融进步的因素究竟有哪些非常重要?首先一个国家金融的内涵机制就是“脱媒”,市场“脱媒”是推动一个国家特别是大国金融进步最重要的力量,它的“脱媒”主要一个是基于收入水平增长之后,市民收入对资产的要求;第二对融资者、对投资者的一种满足,所以“脱媒”变得非常重要。

  所谓“脱媒”就是脱离融资,融资去中介化,这是一个基本趋势,内生了中国资本市场为什么可以发展起来的一个基本理论支撑,如果没有一个大国、没有一个“脱媒”的支撑,资本市场是发展不起来的。但是要有一个前提,收入水平要有一个拐点,这个拐点足可以支撑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。中国人均GDP按照最新统计接近1万美元,对于一个大国来说,接近1万美元的国家来说,形成一种收益和风险相匹配的资产,不会大幅的流向房地产。如果大幅流向房地产,只能说这个国家的脱媒是不够的。

  第二,技术的力量,技术将深刻的推动中国金融结构的变革,所谓结构性调整主要是指金融资产的结构调整,还有业态的调整,包括脱媒,都意味着中国金融体系的功能将会发生重大的变化,我们慢慢以融资为主要走向融资和财富管理并重的体系。除了脱媒力量之外很重要的的是技术的力量,中国技术的力量是非常鲜明的,对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造,特别是对中国金融业态的多元化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技术也是一种脱媒,它脱谁的媒?脱支付的媒,过去一般只关注融资的媒,融资去中介化,后来发现支付也可以脱媒,支付有媒介化的东西。极致意义上说,支付是可以脱媒的,只要你的市场有很好的流动性安排,结构很好。但在中国,这个观念受到很大的约束,所有东西必须通过中介完成。发达国家是可以绕开中介的。

  把金融的变革技术力量讲透,会发现它往哪个方向走。它的资产结构一定是多元的,逻辑上证券化资本比重应该是不断的扩大,比重在不断的提升,否则的话就没有脱媒,我们不断在复制传统,那中国金融就没有竞争力。中国金融竞争力主要在于脱媒,在于技术的力量,所以我们的政策、我们的理论研究必须要推动脱媒,推动市场的发展,这是资产结构的多样化,资产结构的多样化才能带来财务结构的转型。脱媒也会带来融资工具的多样化,无论是资产的多元化还是融资工具的多样性,无论是资金的需求者还是资产需求者,他的多样化需求必须满足,满足多样化的需求必须是多样化的资产和多样化的工具,必须再往前推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说,股票市场的发展之所以不好,不是逻辑不行,是我们对资本市场理解除了重大偏差,我们始终把资本市场理解成一个融资的市场,是传统商业银行融资功能的逻辑延伸。事实上不是的,资本市场已经不仅是融资功能的市场延伸,而是开创了一个新的功能—财富管理。如果基于这个看法,显而易见,在整个规则、政策和法律层面,如何来保护投资者利益,如何选择有成长性的资产上市,而不是选择在国民经济当中有重要性的,跟重要性没关系,而是跟成长性有关系。

  当然水泥重要,钢铁重要,什么都重要,你重要归重要,但是它没有市场成长,我们的选择必须是有成长性。所以对于市场的深刻理解不够,现在还处在转型之中。过去长时期关注IPO,在一个发展初期的市场,IPO固然重要,因为它需要不断增加数量,当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,IPO慢慢退居次要,最重要的是并购重组,资本市场存量资源的调整,并购重组是最重要的,但是在很多规则设计上对并购重组是歧视的,IPO是优惠的。

  资本市场在国家结构变革中是一种新的金融制度安排,而不仅是融资功能的市场延伸。把这个一调整,这个市场才有希望,美国市场之所以那么蓬勃发展,是他知道这个市场不是商业银行融资的市场延伸,而是全社会财富管理最重要的资产池,要理解成这个,既然是最重要的资产池,就必须选择最好的资产,最有预期的资产进入,同时对透明度进行监管。

  资本市场中投资者保护尤为重要。吴晓求表示,对投资者保护不是对投资者进行教育,真正要教育的一是上市公司,融资者,你要履行你的法规义务,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你有什么样的责任,有什么样的义务。第二是监管者要教育,要理解这个市场的监管重点在哪里,监管重点就是透明度,而不是市场涨涨跌跌。我们国家有一个习惯,涨了两个涨停板,一个来函,为什么涨?涨了三个涨停板就会问你。三个涨停板必须问你有什么情况,而且还要采取一些措施,涨了两个涨停板可以不管。

  从一个长期趋势来看,这个市场上理应它的收益率是要超过债券平均收益率的,否则就没办法存在下去,因为是一个风险资产,必须要有一个风险溢价,要从风险收益里面体现出来。

  美国整体市场上10年、20年、30年的一个债券收益和股票收益来看,一般股票收益比国债收益高出6个百分点,这就是他的风险收益。我们国家不是,核心还是不知道这个市场是干什么的,监管者也不知道,天天盯住对投资者的教育,不在于投资者教育,而是在于我们要树立正确的理念,让那些遵守规则的很好的企业成为上市公司,而不是把日落西山的企业弄上来。这个核心理念,什么是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,上市公司的标准是什么需要彻底改革,我们是工业化时期的标准,重资产、重规模,他重这些,唯一不重的就是预期,不重未来,不重成长性,而且成长性跟预期是有关系的。

  我们整个金融体系的建设,如果资本市场没有健康的发展,中国金融体系很难健康起来。因为金融体系的基础就是发达的资本市场,没有发达的资本市场是建不起现代的金融体系的。

      365bet,365bet官网,365bet体育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上一篇:2019中国市场表现令人期待——独家专访瑞银资产管理投资主管Suni Harford

下一篇:菏泽不良资产管理公司转让 帮您有效实现资产管理信息化 昌誉

返回
 网站地图